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 专题报道 >
岁月留痕 时光知味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12-30 10:26
      自从,创作了一系列的抱朴作品后,时常有感兴趣的人来找我,今次来了三个人,坐在叫“踏云行”的大型台子处,要我聊一下创作思路,这感觉就象是在一棵自己手栽的树下闲谈,会有一丝愉悦的存在感溢于言表。于时,我就眼前这套迄今为止最大的抱朴作品聊了起来。



大而无当,是这个社会的通病,很多写小文章的,画小品画的,忽然会按捺不住,去写长篇小说和画巨幅大图,但大都会黯淡收场,大抵上他们忘记了大与小的表现方式,并不在尺寸,而在格局。中国很多艺术上的道理是相通的,写诗作画,讲究“起承转合”,如此作品才能具有韵律感,悟透这些规律后,用在立体构造上,也是行得通的,这也是我尝试去做一些大台子的原因。





我会时常构想一大帮的朋友,该如何在一个小的空间里,既能亲近自然,又能畅聚无间。这高底台子的四周皆是长板凳,足能容纳十几个人,刚需的问题解决后。接下来,就要分出功能区域了,高台子宽阔平整,可以下棋,打牌,铺上个羊毛毡后,又能用来写书法,在对应的支撑大脚上的面板上,我弄个稍高一点的石块,有点手感的榫卯模样,让这个大
平台不用过于单调,高的台子完成布局后。






接下来,就是这矮一点的茶台了,在我的理解里,茶台子必然是以底矮为佳,几个朋友围在一起,俯身靠前,才能形成以茶会友的亲切氛围,即使是粗茶,仍不误风情。在粗犷的黄色厚板上面阴刻大半个古朴的石磨,冲茶的过程在这里完成,大有返璞归真的味道,为顺应高台子有榫卯结构,石磨前也嵌有两块灰石,与两个灰石方柱子的台脚相呼应,把木作的元素放入到石头制作中去,往往会令人感到有一份抚慰内心的亲切。




我从来就不喜欢晦涩难懂的展示,更愿意直观地去表达,所见即是所想,让自然的元素大胆的呈现于眼前,于时就考虑如何用流水把两张不同风格的台子连贯起来。两台之间的高底差我用一个扁平的水池来填充,一道流水由高处倾注入浅浅的池子里,泛起的粼粼水波就在当前,能让人轻易地感受到浅浅的清凉快意。





水必然是由上往下而去的,这儿可设计得巧妙些,小水池的边缘安置一个水槽引水而下,直冲下边的黄石台板,对应处是个凹下去的格子,里面铺满红色河卵石,水儿把之打湿后,就悄然消失了,令观者会产生一些,虚无不实的好奇感来。





水儿最终是要流到下面的长鱼池里去,是两张台子的交汇处,这儿最清静,优哉游哉的成为绿草与鱼儿的快乐天地,在这样的场景里喝个茶,聊个天的,是不是有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?


他们听后说很有同感,而且身体好象留恋这种情调氛围,都想坐下去不愿离开了,有一种击中内心的感受。我笑着回应,这不奇怪,因为我也有共鸣。



因为许多年前我在乌镇看到类似结构的石桥时,我也是于那一刻,被击中了内心。于时,他们赖着不走,叫我说说那次乌镇的事儿来。乌镇已上千年历史,里面有很多的石桥在河道上依旧在使用,大都简单直接,于水里竖起几方扁石柱,上放一段段的长石条,历经无数朝代,任人南来北往,那粗砺的线条感,颇象平时翻阅的“张迁碑”里的字体,峻厉粗放,不加雕饰,屹立于柔情自然的河道上,朴厚中又见妩媚,一见便于心里泛起涟漪。



从那一刻起,我就觉悟到,中国的许多传统文化,是可以兼收并蓄的加以运用,是可以取其神韵进而达到别人,不曾领悟的化境,应该是从那时起,便有了“抱朴作品”的创作念头了,就如石桥是乌镇人民的生活背景,我也希望“抱朴作品”也可以是我们的生活背景,由这里可以感受到,诗情画意一样的好心情来。
他们纷纷点头赞许,说这儿就是,能听得到叮叮流水声的诗,可以触碰的立体山水画,言有尽而意无尽。



他们都是喜欢喝茶的人,最后问了一个问题,这个茶台子在使用时,如何避免茶渍对石色的污化?我弄些水到石磨茶盘处,指着湿润的那一片说:“水,可以把我们的心态引向平和清静,利用水来做旧,是会有自然而然的状态的,中式传统的宅院外墙惯用白色,随年月洗礼,那种老旧斑驳更具岁月静好的美丽,对于茶台,我主张是主动做旧,每次喝完茶后,用布沾一些清水和一点儿茶水,淡淡的把茶台子整体均勾的涂抹一遍,如些反复一段时日,那茶台子便会有了一层渐变的包浆,就不再怕有新茶渍的渗入了,而这种做旧,不仅蕴含着自己的生活故事,也满带着与朋友相处时的美好痕迹。”

见他们点头赞是,我又补充了一句:“时光知味,用这样的心态去喝茶,这便有了热爱生活的仪式感了。”


电话
0766-821356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