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 专题报道 >
离阔几何 溪山访友
作者:山城石雕 发布时间:2020-05-27 15:12
 
  山溪轻快流淌,两岸茂木郁葱,浓荫连绵,赶路者于小桥上歇了下来,凉沁轻风如纱拂面,不由得闭目陶醉,大自然如斯美妙,岂可错过。

 


     此行是探访闲居山里的朋友,久未谋面,想想见面那一刻相视而笑的温暖,足可排遣山路崎岖的困顿,更何况沿途景致,又是如此美不胜收。
这是我创作的第二幅自然石色山水画,缘因是疫情期间,足不能出户,以往极为平常的交往,都变得异常珍贵,心里一般闷气总想找个地方发泄,于时便用一个古代放逸之人的形象,在图画里去抒发自己的主张。
 
 


      一幅有意思的图画,就如一篇简放明快的文章,主题明确,而且还要有生活气息,我就是想通过一幅山水画的场景,去讲一个生活里的故事。山水画,顾名思义,必是有山有水,山的表现形式,犹为重要。




 
     云城四处皆山,诸多石山皆一石成峰,陡峭山崖上,每每灌木丛生,连成一片,小时候,就住在石山脚下,家里二哥常带我上山,去挖野树头作盆栽,并顺手于山顶石缝干泥处,捡些完整的石块回家,这些石头似足太湖石的瘦皱漏透,自有迷人风姿,二哥用混凝土把巴掌大的一块竖着粘在白色碟子上,再铺上青苔,便是书架上的一道亮丽景色了,他常在石块上填几株很小的绿植上去,初看青翠欲滴,山色无边,但过不了两天,便垂将下来,再无生机,那时便寻思,石山上面常年干涸,夏季时石头还灼热烫手的,那些树木依然能在这里顽强生长,真令人肃然起敬,于时在今天,在选石时,我用大片的并非鲜嫩的绿色石来作山上的绿被,不花哨,是一种历经风雨而又弥坚不屈的沉实色泽。
 


而那袒露于千年风花雪月里的崖岩,我挑些上重下轻纹理的石块来充当,与山下的云霞搭配,产生出一种朦胧渐变的过程,那山貌,就更具立体感。




      齐白石曾于桂林居住过,他那创造了拍卖天价9亿多元的十二条屏山水画里,那些简单如涂抹几笔的山形,就是桂林地区的独特山貌。中国山水画起源东晋,千年以来皆有敢于创新的勇者来让其丰富多姿,如醇酒般越陈越香,但到了清代,却不思进取起来,皆以仿慕古人为风尚,到了现时的商业社会,更是满纸铜臭味,再难找到象齐白石那样的自成面目,简单但有余韵的作品来了。齐白石有句名言:“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,太似为媚俗,不似为欺”。


 
       现时社会上流行中式,很多人把古老的文化元素东拼西凑,便说是向传统文化致敬,但这些只得皮囊,内里缺乏一颗烫热之心的东西,让人看了只觉索然无味,这些东西大都是没有自我见解,以别人的标准为准则所至。其实祖国山河壮阔,各地皆有其独有之风物,时常可见的,虽是普通,但最易与内心产生共鸣,这就是我在一些画展里,一见到画黄山松,万里长城就掉头就走的原因,没有了自己的生活气息,多妙的技法也只是南辕北辙。


 
      《准南王.庄子略要》里有一句:“江海之士,山谷之人,轻天下细万物而独往者也”。云浮如此山貌,若放入画里,更把古人遗世独立,潇洒不羁的风韵衬托得淋漓尽致,再用纹理超乎想象的大理石来表现内在,那质感有如天工之作,最是令人回味。于我看,文章也好,作画也罢,是以自身的生活感悟作素材,方能真切,如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表达方法,就更可顺畅自如,发挥得洒洒脱脱,如放缰之野马,这过程,局外者是难已体验个中之痛快。
 


      朋友的孩子喜欢汉服,在这场景里举手投足,皆有雅意,“有空把你汉服社团的伙伴们也叫来,在这拍照片视频,比在南山公园胜多了”。我跟她说。因为有汉服文化的补充,我更能感受到我做这些的意义,是对传统中式文化的身体力行推动。
 
 

下一篇:没有了
电话
0766-8213569